秋阿丧

异类

对不起
我还是讨厌这样的自己

未完成

我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
记忆像是清空了一样
快乐的现在看来像是失去了颜色
总是提醒我现在的不快乐
掺杂的感情也是变了质的
所以又一次放弃了
也是非常彻底的变成冷血的蛇了
我也是知道的
喜欢以怨报德不就是我吗
我身体里好像有好多人经常干扰我的情绪
让我变得非常神经,喜怒无常
到底是什么时候我从正常变成不正常的
想要找存在感吸引大家的注意
明知道是不可能的 大家都是很自私的 我也一样
多么滑稽的行为还是夸大的表情也没获得什么注意
反而是嘲笑更多了点
我以为这并不能引起什么 所以换了极端的方式
可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我只是想获得些关注 好吧好吧
并不是什么可以摆上排面的 跟大家比起来我这只能是矫情
这让我觉得非常羞耻
所以隐藏了我的伤疤 终究还是不开心
可我不能表现出来没人喜欢这种丧丧的人的
我还是得开心起来
所以我要非常开心 像那位专家说的再难过就要假笑
笑的由外到里 才能开心
可我还是不开心
准确来说很迷茫
我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了 我好像把什么弄丢了
脑袋像被撕裂一样 偶尔不正常的心绞痛
我感觉这像是我即将死去的征兆也可能仅仅是心理作用
我也非常想这样做
如果是意外是真的太好了 这样自私的想着
我找不到同伴
永远也找不到 排除了所有人看不见了
感觉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我拥抱着镜子像是安慰自己
眼神怜悯
我不需要任何人了 因为这个世界也并不需要我
即使留下也是十分尴尬的事
我保持沉默
不想思考

我知道说自己多么悲哀只会是同情和嘲讽
我也知道这说出来并没有什么用
可就是这样我至少能把我不正常的那一面的缘由归结在这些事上
而不是我真的不正常
就想这么一直蒙蔽下去
真的非常累
总是拿谎言欺骗别人
我没法回应对我的期待因为根本就无法实现
我也没法说出我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就像问我为什么能活到现在
非常害怕
竭尽全力推开所有,不想再把这样的如诅咒一样的情绪带给任何人
我想一直把自己关起来仅此而已
我大概是自私的吧张口闭口都是自己
可能连亲人都不需要的口气说出来让自己都觉得心惊
想解决这一切仍然不敢实现
根本就不可能支付的起这样的代价
我想努力好点可事实上现实就这样令人难过
我想要的不是这样的啊
一直空想什么的
什么都是基于想象
连死也是一样
这样是无法找到同类的 毕竟一模一样的人是并不存在的
只好拥抱着假装有另一个自己可以理解我
只能是孤单的 没法找到归宿
要是能死在火海里该多好 让我葬身在曾经的家
那样的一刻我觉得是温暖的
可还是好累啊
还得过完这一生
获得认同感原来这么难啊 要放弃好多好多
这也是无法换来的
还是要一个人这么丧丧的活着

我没有表面上那么开心
我也会害怕
我不想求什么认同感了
只想平凡点
活的没有波澜也行
经受不了风浪
也扛不住

一只黑爪

可爱的女孩子什么的最棒了

这个轻真赞,然而我…